夜过天微白

老年写手

2.不如我们先相一个!


谈个恋爱真是太难了……


—————


王筱家住城中区,是A市土生土长的土著。


二十七岁的她曾经是爹妈的心肝宝贝,现在依然是爹妈的心肝宝贝。心肝宝贝到什么程度呢——


王筱的爸妈曾经在王筱上初中的时候因为观念不合吵架吵到离过一次婚。

但离婚过后爸爸和妈妈都实在舍不得王筱,不到三天就跑去民政局复婚了。


这事发生的时候王筱在外参加夏令营,至今王筱对这件事完全不知道什么情。


“筱筱啊,不要把前头那个的事情放心里面去。天底下好男人太多了。谁走路还没踩过两颗耗子屎呢,下回咱眼睛看准点。”


星期五晚上在家吃饭,市中区老旧小区的住宅里王筱妈妈杜蓝娟这样劝道。“你小姨今天又给介绍一个,我给你看看啊,哎哟这可是你们T大的高材生,还是个博士,做IT的,瞧瞧这小伙多帅。”


王筱的小姨在T大工作,专管团委学生会,身边汪洋一样浩瀚的优质资源。一个星期介绍八个其中七个就是小姨贡献来的。


今天她果然又来了。她发来了又一条资源信息。


妈妈把6.1英寸白色水果手机竖着屏放过来,上头是一年轻小伙身穿T恤站在树荫下的留影。中等身材小小的眼睛,王筱一眼看见人稍有些偏高的发际线。


王筱默默把手机推到爸爸那边。


王爸爸埋眼儿一看,对着屏幕指指点点:“程序员迟早要秃顶的,糟践咱闺女眼睛。”


杜蓝娟说:“那再怎么秃能有你秃吗?说谁秃呢你这是。你这么秃我嫌弃过你吗?啊?”


头顶隐隐一片地中海的爸爸不好做声,埋头继续吃饭。


“我有喜欢的人了。妈。”王筱这样说。


忽然杜蓝娟放下筷子,王爸爸抬起了脸,异口同声:“谁?”


“谁啊?”杜蓝娟问。“你不是刚和前面那个分手?咋这么快就又喜欢上啦?”


“是我们老板。”王筱认真说。“我一直挺喜欢他的。”


爸爸和妈妈都愣了。杜蓝娟五十几岁抹了粉底的脸像一块木头,王爸爸则直接黑成了炭。


“陈轲?”杜蓝娟问。


本市名闻遐迩的十大富豪之一,坐拥三家上市设计公司身价逾百亿,年仅三十岁位列青年企业家榜首。鼎鼎大名陈公子。陈轲。


“嗯。陈总。”王筱扒一口饭,点头。


王爸爸和杜蓝娟面面相觑。


女儿给老板做秘书家里人都知道,可那是正儿八经得不能再正儿八经的工作,朝九晚五几乎从不加班不陪喝酒不见客户。怎么能在感情这事上和什么钻石老五扯上关系?


“女儿啊。”王龙山问,声音忽然厚重又深沉:“那,那陈老板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

“他是不是欺负你了?”王妈妈显然更着急。“哎哟我的筱,你倒是做声啊,就说你不要做这个工作,这什么私营企业真的是——”


“没有!”王筱真的是很无语。


“他陈轲怎么现在还没结婚?”王妈妈问:“我咋记得他都三十好几了,是不是以前离过啊——”


“他今年刚三十。”王筱说:“92年的。没结过婚!”


“不行不行,这个我不同意,现在有钱的老板哪个不在外面鬼混,坚决不行。”

“女儿啊。咱家里条件也不差。如果之前不是舍不得你前头那个初恋,不然什么好的你找不到?现在虽然耽误了几年但机会还多的是,你怎么会去喜欢一个找不到老婆的老板啊!”

“你老板知道你喜欢他不?可不能就你喜欢他他不喜欢你啊。我当年追你妈可不容易啊。咱女儿不能让人随便糟践的!”


王筱:……


总而言之王筱花了很大力气,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实事求是论证分析。然而爹妈还是不能接受女儿在外面傍上一个大龄富豪寡王的事实。第二天大早一上班,王筱立马向她年轻多金又帅气的老板汇报——垂头丧气:“陈、陈总,可能我周末不能去您家了……”


陈轲正在办公室隔壁的单间健身,半截身子躺在卧推架上,穿着贴身的绿色运动体恤臂膀肌肉结实而稳健。


王筱说话的同时他坐了起来,捞过旁边的灰色毛巾擦了把满脸淋漓的汗。湿漉漉的短发翘在额顶上,把他一双明秀的眸子衬托得格外青春又好看。


“怎么?有事去不了?”陈轲问。


他的声音沉稳又好听。


“我。我爸妈不同意。”王筱说。难得一向朝气满满的她今天总显得有点儿精神萎靡。


活生生一朵太阳花被炙热的爹妈晒蔫了。


陈轲端起透明的瓶子喝了一口。冰镇的矿物质水湿润了他的喉咙,“那算了。你给我另外去聘一个。能元旦节一起回家吃饭就行。结不结婚的无所谓。”


顿一下,望向王筱的眼眸里些微难以察觉的遗憾:“条件也放宽点,样子学历谈吐这些过得去就行。赶紧去办,还有两天时间。”


王筱一时间有点儿恍惚。但很快她坚定神情,回答说:“是!”


“你父母为什么不同意?”王筱刚要转身,陈轲握住推杆躺了下去,稍稍就一点力又松开:“元旦节请你陪我回去假冒我女朋友演个戏。又不是真会做什么。他们怕我占你便宜?”


因为我真的喜欢你啊……


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王筱说:“不,不是的陈总。元旦节我还得去相亲。那个周如雨说她可以接受先和您见面再慢慢谈后续,我马上去通知——”


“要不这样。”


陈轲又从架子上坐起来了。


“明晚上吧。”他说。“我请你父母吃个饭。让他们当面看看我这个人怎么样。配不配得上你。配得上我们就将就将就。”


“既然大家都要相亲,不如我们先相一个。”


———————


筱筱:这真的不是配不配得上的问题啊,这是我爹妈他们觉得您pua我的问题😭

陈总:??????

评论(201)

热度(966)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