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过天微白

老年写手

3. 什么狗屁东西把我女儿骗走了


——相亲也不容易的啊!


——————


这晚上又在家里吃饭,红色的番茄蛋汤配深红色的红烧牛腩。王妈妈还特地做了个橙子蒸蛋。寓意女儿感情一片红火,元旦节和程序员相亲马到橙功。


但是王筱给他们说,今天她收到一封表白信,是一个一直有好感的公司同事写给她的。表白信写得声情并茂她看了过后十分感动,想赶紧把人介绍给爸妈认识。


紧接着她说,既然要赶紧认识那择日不如撞日,明晚上一起去外面吃个饭吧!


王爸爸摸出他的老款菊花机,对着屏幕把王筱转发的消息念出了声,一句一句渐入佳境、仿佛恍然间梦回那一年春天——呃,春天的动物园。


“我曾听过夏日里知了的嘶鸣,那一声声如芒刺骨;我曾听过密林中树蛙的咏唱,复杂严谨,俨如巴赫,翠绿的萤火虫为之燃起百万点亮光;我也曾听过啄羊鹦鹉悠缓地向海迁徙时的鸟鸣,那鸣音掠过灰色的冰川,恍如年迈者的兀自苦叹……”


五分钟后王爸爸还在念,果然声情并茂:“我曾见过归巢栖息的琵鹭,宛如一抹霞红,横过天际;我也曾见过黝似沥青的鲸鱼,装点着矢车菊般深蓝的大海,它们呼吸间便筑起凡尔赛的喷泉……”


杜蓝娟:“筱啊,你这个同事是学兽医的还是家里开动物园啊?”

王筱:“他家里都是老师。他自己也在A大做兼职。哎呀妈你认真听,这写得可好了。”这可是您女儿我照着别人原版一个字一个字翻译的百年经典耶……


杜蓝娟显然对情书毫无兴趣,警惕得像护犊子的母鸡,“在A大做兼职?叫什么名字?我让你小姨问问去。”


T大和A大都是国内顶校,T大新校区和A大的校园本部都在城西区的一片儿地,直线距离不到一公里隔着不过两条街,日常多有往来打听个事还是很容易。


王筱:“哎呀妈,人家来我们公司入职的时候什么资料都要过人事的,学历都是学信网上验过的,人事部的楠楠姐是我的亲学姐。你难道还怕他造假吗?”


念书念到一半被老婆和女儿的对话打断,王爸爸迅速拉到页面底部把消息过了个遍:“我觉得这小伙不错。比你喜欢的那个什么老板靠谱。这信写得有内涵,咱可以去见一个。”


“我可没同意啊。”杜蓝娟忙道,盛一勺蛋汤给女儿泡饭:“哪有刚写了个情书就见人家父母的?要见让他自个上门来见。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有没有这个胆子。”


“妈!”王筱叫了一声,撒娇:“人家请我们去外面吃。我们好久没去外面吃饭了嘛。人家都这么诚心了我们给个面子嘛,要不就我和爸爸去?”


王先生眼色一下儿亮了,五十几岁老男人披上一家之主的威严,对此似乎充满期待。但杜女士意见甚大,声调拔高十度发出土拨鼠似的抗议:“那怎么行?!你爸这个眼瞎的看得准什么?让你那同事他自个上门来,奇了怪了一封什么狗屁东西把我女儿骗走了。鬼迷心窍!”


王筱捂了一会刚卸过妆的脸,抓来手机悄悄埋头给老板发一条微信:


“陈总!我爸妈说他们不方便出门!请问您明晚上方便来我家吃饭吗?”


饭厅里头安静了片刻,本世纪初修建的小区公寓室内到处古朴的深棕原木配色。

一家人自个吃饭,忽然王筱的手机在饭桌上振了一下,她收到一条来自年轻帅气又多金的老板的私聊信息:


“可以。”


——————


第二天正好是周六,元旦节前的一日,忙碌的一年将要到头。


大清早的王筱不上班,睡了个懒觉起床打扮。上午时分出门散步回家一边追剧一边剥瓜子,午饭过后睡个午觉起床继续追剧,忽然妈妈到房间来敲门:“筱啊,我这会和你爸出去买点菜,待会儿小姨过来你先招待一下啊。”


社会主义兄弟情CP嗑一半王筱答了一声好,忽然察觉不对从堆满布偶的床上跳起来:“妈?!”


“妈!!”


追出大门她对着楼道喊:“妈?!姨啥时候来?”

电梯间那边传来王蓝娟通透的声音:“快了哈!你把你屋收拾一下!”


王筱马达全开。叠被子收桌子把满屋的零食袋子都摞进垃圾桶。乱七八糟的电脑书本数据线网线理一理顺一顺。客厅已经被爹妈收拾过她把垃圾扔出了门。刚回到家没过上多久果然听见叮咚一声——


“小姨!”王筱开了门,一身粉白色小短裙,微卷的短发可可爱爱,笑容甜甜憨态可掬。


门外果然是杜丽娟,王筱妈妈的亲妹妹。T大校团委书记,德国留学归来的博士后,政治经济和教育学的专家。四十五岁的杜丽娟风华绝代,烫染的头发在耳畔微波一样浅垂,细长的柳眉高挺的鼻梁,戴着薄而精致的眼镜,一双凤眸精明中透着挑拣。


杜丽娟身边还站着个年轻人。一米八左右的身高,白白净净斯斯文文,五官倒很是端正眼睛是单眼皮。开门的瞬间年轻人看见了王筱,表情拘谨又含蓄。


杜丽娟解释说:“这是我的学生。叫庄茂。你妈妈说晚上有好吃的,小庄今天恰好在老区这边帮我做事,怪辛苦,我就顺路把他一起叫过来蹭个饭哈。”


王筱看见这大小伙子。当即明白是怎么回事。


小姨这套路她可太熟了。


大概是实在不看好她和前男友的爱情,这些年小姨上门时常不忘带上她的学生,数量为一或二,性别一定为men,从硕士研究生到博士不等,年龄随着王筱年龄的攀升而不断向上匀速攀升。王筱不胜其烦奈何惹不起也躲不过。每回都只能礼貌微笑热情款待,一顿饭后赶紧拜拜。


可今天她老板要来相亲啊喂!


喂!!!


——————


陈总: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筱筱:😭

评论(168)

热度(968)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