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过天微白

老年写手

4 . 他就是陈轲!

这天早些时候。


筱筱:陈总这是今天的Script,求您务必拿好😭


筱筱向您发送了文件:相亲剧本.txt


陈轲:为什么我不能用本名?

筱筱:因为我妈和我爸会被您的名字给吓到!


陈轲:明白了。因为我实在是太牛逼了,牛逼到让你爸妈觉得我很不靠谱。所以我需要适当保持低调。


筱筱:感恩理解🙏


陈轲:除了姓名和收入都可以说实话,对吗?

筱筱:yap!(其他的您说给他们也多半听不懂!

陈轲:确定你爸妈认不出我?

筱筱:您别穿正装就行。他俩脸盲的我画个妆都能把我认错,放心啦~


——————


临近晚饭时分,市中区的这一片老旧小区,家家户户都是烟火气息。


杜蓝娟和王龙山在厨房里操忙,王筱坐在客厅里陪客——陪客人玩手机,杜丽娟和她的学生在聊工作。


客厅的电视大开着,播放本地的新闻。市中心大厦项目近期已完成部分主体设施工作,市长带队莅临项目现场视察,副市长建委常委等人陪同。


项目总设计师陈轲同时接受了采访。几秒钟的镜头里只有一张老板无比英俊的侧脸。

王筱放下手机,暂时抛弃社会主义兄弟的CP往屏幕上捕捉精彩瞬间。杜丽娟也看了眼电视,忽然问这边:“筱筱,学校现在在筹备跨年晚会,下个月十号晚上,你有时间过来看没?我给你弄张票去。”


王筱客客气气:“谢谢小姨!能多给我弄几张就更好了,我好叫上我同学一起。”


“哎哟。这票都是定制的,多的可不好弄。”杜丽娟为难。“我得帮你去问问。争取哈。”


这时候门铃响了。王筱赶紧跑过去开门——庄茂从沙发上站起来,王爸爸和杜蓝娟厨房里面探出两颗脑袋。杜丽娟是最后站起来的一个,杜丽娟起身的时候陈轲已经换鞋进来,自然而又礼貌地赞叹:“这么热闹。”


虽然给老板打过招呼今天家里有不速之客,王筱仍然感慨不愧是见过风浪的陈总心理素质真的好,一面驾轻就熟地介绍:“来来这边坐。这是我小姨,这是小姨的学生,叫庄茂。”


“阿姨好。学弟你好。”陈轲放下手里的东西,走进来说。


人对于美的追求都是极其相似的。

看清楚陈轲的一瞬间,屋子里除了王筱几乎所有人都眼光微动。


那是一种穿越了四海千江的历练,哪怕每一道步伐都让人知晓他曾经踏过何样的高山。王筱家装修了近二十年的房子都似乎因他而洗褪沧桑。沙发边王筱对杜丽娟介绍:“这就是我的同事,姓何,叫何远。”


“何远”带着微笑伸出手,礼貌地向杜丽娟一握。又和庄茂打过了招呼。


没有人在乎这个听起来大众又老土的名字。总之大概因为陈轲的外貌太具有震慑力,这场相亲大会的现场一下儿就变得严肃又拘谨。几人在沙发边简单寒暄互相表明友好的来意,饭桌上很快摆满鸡鸭。蒸好的鳜鱼头朝着陈轲的方向大张着死不瞑目的嘴。


怪瘆人的。


未多久众人依次落座,王筱妈妈坐在正主的位置,王龙山主动给客人们倒酒。两名依然貌美的中年妇女你一言我一句的夸赞现在的年轻小伙都是多么的蓬勃又朝气。遭到变相诋毁的掌勺大厨王先生首先端起酒杯:“今天这个是家宴。我和蓝娟只会做些小菜,不知道合不合你们胃口。就当在自己家,都别客气。”


众人都应了几句客套话,杯子里是红酒,浅尝辄止。


一轮布菜后进入评点的环节,渐渐地有了各自聊天的对象,杜蓝娟问及庄茂家在哪里,庄茂自称来自S省的省会,家里在A市买得有房。


杜丽娟悄悄给杜蓝娟耳语——“小庄爸爸是市委办公室的主任。”级别是副厅。

杜蓝娟抄起公筷给庄茂夹一块鸡翅膀:“吃菜,吃菜!”


如果不是烧鸡的确没有屁股,估计已经一筷子鸡腚夹过去了。定婚!


王龙山则和身边的陈轲在聊天。


男人的话题却总离不开工作。市政工程师出身的王龙山问陈轲平时做些什么。陈轲说他带团队做管理,偶尔也自己做方案。

筱筱凑过来说了一句市中心大厦就是他做的方案。国内目前第一高楼。王龙山不是很懂,但觉得非常厉害。


“听筱筱说你在A大做兼职,都会上什么课?”


陈轲如实回答:“我是特聘,带几个学生搞研究,偶尔开讲座,不上课。”


嚯。


这话听起来可吓人了。


虽然国内高校都有外聘教师的传统,但特聘和外聘很不一样。顶校A大的外聘教师少说两三百人,特聘统共却就那么几个。其中还大半都是名声振聋发聩的院士。听见特聘两个字杜丽娟敏感地瞄了这边一眼,恰好对着陈轲颇有识别度的棱角分明的侧脸。


眼仁蓦地一缩。


“能做特聘不简单。留过学回来?”不是很懂的王龙山继续盘问。


“留过。P大。”陈轲回答。他很顺溜地报出了P大有一些绕口的全称。


“你在P大的导师是谁?”


“李sir,不知道您听过没。李成同先生。”


这边王妈妈刚刚得知庄茂已经准备留校在T大继续工作,一脸的喜笑颜开简直恨不得立马把女儿架去和人民政局扯证。忽然被她亲妹妹掐了一下胳膊。


杜蓝娟于无形中避开:“小庄啊。你们家乡那边都有些什么习俗呀?和咱们A市这边是不是都挺像的?”


又被杜丽娟踢一脚。杜蓝娟一眼瞪回去:毛病?


杜丽娟:“小庄,吃饭要紧。别光顾着聊天。”


突然被导师cue到的庄茂:?


……


总而言之,这顿饭就在这样奇妙而又不失尴尬的气氛中吃完了。


饭后王爸爸收拾餐桌,庄茂和陈轲先一步告辞,王筱主动出门去送客。厨房里洗碗机勤恳工作发出呲呲喷水的响声。得知真相的杜蓝娟嘴张成了O字:“你你你说什么?”


“他、他他就是陈轲?!”


——————


元旦节的上午,陈轲准时把车开到了王筱家小区的门口。


节庆期间车流增多,巡逻的交警驾着喇叭催促前方车辆尽快离开。王筱踩着高跟从小区门口出来,一下儿钻进陈轲小车的副驾驶座,放下提包系安全带:“抱歉抱歉陈总,我我我我早上起晚了对对对对不起!我准备好了我们走吧!”


“吃早饭没有?”陈轲启动他的白色毛豆S。问。


王筱脸红:“还没。”


中控台下面放着一只白色纸盒。陈轲顺手递过来:“吃点。别饿着了。”


打开盒子的瞬间王筱更脸红了。天呐这是钟师傅家的手作小贝,为什么陈总知道她喜欢这个!


“谢谢陈总!”拆开盒子里柔软的纸袋。王筱兴奋又紧张。


“改个口。”陈轲手搭在舷窗的窗沿,街道中央来往的车辆在他眼底如云穿梭:“叫我轲轲。”



——————


明天再见:)


请注意陈总说出最后这句话的时候是一种藐视众生的表情,如果不是他戒烟了此时他手里还应有一支烟🚬

评论(274)

热度(1018)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