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过天微白

老年写手

聿怀 (16)


真·社会主义兄弟情


张筠x秦聿 强强


—————————



一星期以后。


酷网大厦总部二十三楼,第二副总裁王齐云闯出电梯厅。微胖的身材的他的行动看上去十足仓促,没跑上几步他停下来,顺上两口气又继续大步往前。


“王总。”


“王总好。”


智能设备部门的员工一一向他打招呼。王齐云时常眯成一条缝的眼睛也不知究竟看见了没有——他匆匆地向前走去、跨过了智能设备项目部的前厅、绕开了堆放满地开发型样机的调试组,一股脑儿走到了最里面。“测试组”三个小字的招牌挂在敞开的门扉上头。


“张兄。”王齐云一个劲钻去了里面,终于在测试组员工办公的角落找到正在摆弄手机的张筠——完全顾不得周围员工都怎样的在看他,只说:“哎呀张兄,你快上来一趟,真的是有急事——”


张筠抬起头,满脸的摸不着北。


昨天智能产品项目组和政府成功签约,十二个亿的订单合同白纸黑字签章清晰。消息一下儿在集团里传开、升职加薪一般的喜悦几乎溢满智能设备项目组每一张员工的脸庞、同时也映亮集团高层众人的脸。


由于政府项目大宗商品订单需要上报部委复审、一大早秦聿便亲自跟随A市政府人员一同出差去北方中心B市。这次出差秦聿还将要争取和B市的潜在客户谈判,如若能够成功,酷网的智能设备项目组将直接升为一级产品条线,担当起不亚于总部核心项目组的创收重任。


总而言之这些事对张筠没多大影响,但他很奇怪这样一个普天同庆且秦聿不在家的时间点,集团第二副总裁王齐云为什么会忽然找到他。


而且还这样着急。


“刚才我让小刘下来找你,结果你说你忙不肯上来,哎呀你先别忙这边了,上来帮我们出出主意。”


高层专用电梯的轿厢、封闭而安稳的空间里王齐云开口说话,两只大手在面前搓了又搓:“真的是很没得法子,这事情还不能当着别的员工明说。传出去了公关很麻烦的。这会收到起诉书才两个小时,我们开了三轮会了,现在法务部的和龙冉都在上面,但是真的是想不出法子——”


张筠神情严肃,直跟着王齐云走进四十七楼的总部小会议室。椭圆形的桌案边上已经围了一圈的人。他看见许多已然熟悉的脸——络腮胡虚刮不干净的龙冉、智能设备项目组包括孙宇在内的几名技术骨干。还有来自法务部的顾问。


王齐云把一份起诉书递给了他,当头被告栏写着酷网智能设备项目部注册公司“Cukeer酷可”的全称。起诉人是国内目前最大的智能硬件设备供应商Cybe,隶属于国内闻名遐迩首屈一指的信息技术产业集团Goose。


龙冉和法务部的顾问在讨论技术细节重合度的问题,王齐云还想对张筠说什么,张筠摆了摆手,自个拖出来一张椅子坐在最靠近门边的角落:“我先看看。”


厚达数十页的起诉状。起因事由论证严谨。Cybe控告酷网智能设备项目组酷可公司在新近研发上市的四足机器人产品中多处使用由Cybe注册并持有的指标类专利技术。并且基于这些指标进行产品的设计架构。Cybe认为酷可公司推出的产品涉及严重侵权,要求酷可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并赔偿Cybe公司共计四点七亿元的损失。


“主要是这些指标都被用在这次和政府签约的多功能机器人里面。”王齐云坐在张筠的身边,一手扶着桌面一手抓着裤腿:“刚刚才签的订单啊,十二个亿的订单啊,这官司万一打输了可怎么得了——”


张筠合上扉页,脸色也不能说很好看,诉状随手往桌上一扔,问:“秦聿——秦总他知道这事?”


“知道。”龙冉在一边说,没什么好气:“他那边忙,还在和客户开会,说是让我们先商量个意见出来,还专门说了这事我们得自己解决,不要去麻烦你。”


张筠看向王齐云,清亮的眸子里尽是奇怪的表情。


“不是。”王齐云说:“你和秦哥什么关系现在谁还不晓得?这都是一家人了有什么麻烦不麻烦——”


“我们什么关系?”连着几天和秦聿出双入对一同上班和下班,乃至于大中午的食堂里和秦聿彼此互相夹菜喂饭的张筠十分好奇。


这下轮到其他人奇怪了。


一双双眸子八卦与绯闻齐飞,全都直勾勾看向这边。


王齐云喉结在皮脂层下滚动,疑惑不清地:“你们,你们是——兄弟!”


表的?堂的?襁褓里头拜把子或者祖上三代是一家的?


张筠顿悟,念及和秦聿的兄弟情深当即怆然而涕下,脑补三百集国产网络电视剧:“我哥他是这样,从小就喜欢让着我,什么事都怕我担心。行吧,说正事。第一批机器人卖多少出去了?技术资料是怎么泄露的?”


诉状里Cybe提供了详足的证据清单,酷网公司涉及侵权的内容多达三十余项,洋洋洒洒几十页资料不过基本都围绕一个基层架构指标在说事。


“现在所有产品都还在前期预售,拿了几个出去那也是试用品,钱都还没收回来。”龙冉愤懑地咕囔:“鬼知道怎么泄露出去的。要么就是试用品被拆了呗。”


“试用品。”张筠抓住重点。静静看他。“和正品差别大吗?”


王齐云回答。“我们现在做出来的产品,不管是不是试用品核心区块基本都一样。这方面我们确实没经验,一是不知道技术指标在国内也属于知识产权受到法律保护,二是没想到试用品也能被别人拿去拆解,对源代码的保护的确做得不够。唉。”


张筠抽了口气。摸了摸额头。


“产品现在还没上市,核心区块留后门没有?”


王齐云看向龙冉,龙冉看向孙宇,孙宇和龙冉面面相觑。

法务部和研发部众人左边儿看看,右边儿看看。


最后都看到直接负责这次四足机器人核心区块开发的龙冉。

然而龙冉瞪眼,摇头。


面对众人复杂的目光龙冉很没有好气地嚷嚷:“这为什么要留后门?留后门对我们有什么好处?留了后门我们能改自己的东西别人也能改,这有啥——”


他忽然拍了一下脑门,像是被人点醒了似的跺了跺脚。摆了好几个嘴形最后摊手、无辜:“好吧我们下回留后门做加密。但是这次谁他妈想得到他们能有这一手?偷我们的东西还反过来倒打一耙?他妈的人心险恶也要有个度吧?”


王齐云又开始着急了,“有这推卸责任的时间不如快点想办法,不要说这些有的没的。”


他实在是很不擅长训人。作为龙冉的直管上级气势上倒像龙冉的下级。肚子里一团窝火想吐吐不出——总部把这样重要的项目交给你们,没想过你们在这样关键的地方掉链子啊!现在最有说服力的证据都在对家手上,我们怎么证明自己没有蓄意侵权啊?法务部都说这个官司不好打。万一打输了这几个亿的赔款谁来承担啊?


哎呀!


“办法什么办法,还能有什么办法?”龙冉喋喋不休,卷着一份复印的起诉书敲两下桌子:“这官司反正跑不了,要打就打呗!妈的那个cybe老子看不惯他们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挖老子的人撬老子墙角不是一回两回,这回正好他们主动来送死!他妈的就他们前面做那个破逼机器人给我们提鞋都不配,怕他妈的龟孙子!”


“官司你说打就打?那打输了又怎么办?几个亿赔款你来负责赔吗?”


“哦。把你的意思是我们就不打了去找他们和谈是吧?然后花几个亿去找他们买专利,去买明明是我们自己辛辛苦苦做出来的东西?!”


“对面是Cybe,是Goose!起诉法院在他们的大本营深港!你知不知道什么是深港必胜客?你知道不知道这些年多少公司死在他们的手里头?!”王齐云急得拍起了桌子,语调都变了样。


龙冉恨铁不成钢道:“王哥啊你当年也是个有血性的人,你忘了当年和希云的官司我们是怎么打赢的吗?他妈的希云科技现在就在老子楼底下、老子天天看着他们上班都要想一想这是靠你王哥收购进来的家产!他妈的当年要不是你拍板说一声打、谁敢接他们的官司——”


“现在不一样啊龙冉。现在酷网是上市企业。身上担着多少投资人的信任。而且和金衫的对赌协议期限就在年底。如果换在别的时候可能还有得谈,但现在这个时间节点,我们实在是输不起啊!”


“那难道就干脆坐着等死?!等着别人对家骑我们头上作威作福吗?!啊?!”龙冉对着这边唾沫星子横飞。


王齐云眼仁都急红了,胸口起伏喘着粗气。一时间会议室风雨欲摧,倒是张筠拍了拍身上似有似无的尘土,就这样从座位上站起来。


“张哥、张兄去哪儿?来帮忙想想办法——这这、这到底打还是不打——”王齐云颤声道。


张筠说:“不打。打不了。”


办公室里什么样的表情都有,法务部的满脸焦灼、龙冉和智能设备部门的员工都想再做辩解,王齐云脸色苍白地问:“那到底该怎么办?”


“我不知道。”张筠淡淡回答。“我得先回去喂狗。”


“诶,张兄——”


王齐云叫喊着追出来,高层专用的电梯门扉关闭,顶部屏幕上倒数的字符一刻不停直向着底楼去了。


————————


终于回到正常模式了,真是不容易。


周末快乐,大家:)



评论(175)

热度(1088)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