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过天微白

老年写手

吾师(第三卷) 19

天色见晚,办公室陆续有人道别。


电脑屏幕相继关闭,windows界面窗格映出整齐的蓝光。从来走在最后一个的胡文昊也已经收拾好桌案,向这边招呼说:“何老师,师兄,我先走了。”


何景深点了点头,陈轲道:“好,慢走。”


外面刮着风,胡文昊背着书包走了出去,门开了片刻砰地一声被重重带上。


黄舒这时候站起来,摇头叹气的同时拉上书包拉链:“我还以为他要死皮赖脸一下,怎么也说两句好话道个谢再走吧。结果这么就走了,枉我前几天还熬夜给他改PPT,真的是。”


陈轲只是冷笑,起身要往门边走去,却听何景深一声:“站住。”


黄舒和陈轲同时站住。何景深又对黄舒说:“没叫你。”

那眼色中有愠怒,但大都被一层薄薄的镜片遮去,从一旁看并不分明。


黄舒愣了片刻,看看陈轲又看看何景深,挎着他的背包走到门外又回头看上两眼——最终门被风紧赶着带上,咣地一声。


这足足四十平米的房间刹那空旷,残风卷飞纸角,气压低沉。


陈轲站了小会,两步到墙边关上悬窗。


连着几日热辣的晴天,气温一度攀升到三十度,到这会冷空气终于南下把春的第一场雷云吹来:外面云层翻滚如大军压境,风吹大树哗哗地响,春虫蛰伏在草丛里噤声等候。

但回到室内,那些风云变幻却似乎全无相关。满屋子堆砌的图稿纸页一张张一叠叠好生呆着、电脑机箱的嗡鸣声轻轻响动。


墙角一堆杂物,未开封的办公用品、打印机的墨盒、各类模具和尺规。陈轲从里头拿起一把黑色的直伞,对何景深说:“要下雨了,走吧。”


何景深电脑仍旧开着,屏幕上铺满了各式各样的图标,壁纸一片淡绿色草原,是windows系统自带的背景图案。

没有任何工作的迹象,但也没有关机的征兆。


陈轲把雨伞放下。


短短十数秒沉默,却漫长得无边无际。他开口询问:“您是想问我黄舒的检讨?还是想给刘雨涛求情?”


何景深不言。神情藏在阴影中间,两手交握在桌面,骨节匀称而分明。


“黄舒没有抄,最多算借鉴了几句,网页上随便找的没有版权的段子。”陈轲这样说。


他放下雨伞,从墙边走了回来。一直走到两步开外的距离对他的老师说:“我知道当年的事让您在这些地方很敏感,但是一个检讨查重能查得出什么?校规校纪又没有规定检讨书不得参考借鉴。黄舒是您收的第一个博士,帮您管着实验室多少事。当着那么多学生的面,我以为没必要太过小题大做。”


“行,这事我自作主张没征求您的意见,回头您找我算账也行。我认。”


没有得到任何反馈。陈轲微蹙了眉头又说:“刘雨涛是自己主动要退学,我们对他也算仁至义尽。您又为什么要这样纠结?”


窗外划过一道电光,云层压得太低了,未等几秒便有低沉的雷鸣隐隐跌起。似巨人沉眠多年后苏醒的吟语。


片刻雷声远了,办公室里又复空寂。


陈轲看向何景深的脸,心里头不知多少风云在酝酿。


他张了张嘴,组织语言尽可能平静地询问:“您是觉得我不该当着您的学生打这个电话?还是觉得我又在越权,不该对您的学生动手?”


没有回答。何景深没有回答。


“学校是一个人步入社会的阶梯。我从来不介意我的学生知道社会是什么样子,都是成年人了,有些事情早经历一些没有坏处。”


“我有学院的学管处置权。给我这份权利的是学校的人事制度,是校委会和上级领导。我今天劝退学生的行为没有违反任何行政规定,刘雨涛成绩低劣是既定事实,以他的能力不可能继续攻读博士,及时劝退对谁都是最好的选择。”


陈轲转了个身,两手抱在胸口,靠在何景深的桌子边上眼光斜斜地看向窗外。“如果您还对我的行为有任何意见,明天我主动申请行政督察会议,接受学校最高管理委员会的质询。”


“不用了。”

何景深吸上一口气,打断陈轲的话。“你职权大,级别高,我这个副院长不可能驳斥你的决定。”


他生冷的脸终于有了些神情,但绝谈不上轻松和喜悦。难免可能是遗憾——也或许有一些冷冽地看着陈轲说:“站在一个院长的角度,你的行为也许没有问题。但是站在一个老师的角度——刘雨涛被许成耽误了三年,现在还能静下心来读书已经很不容易,这一个月进步不小,态度上也有转变,明明能教得好,就这样放走未免可惜。”


陈轲竟忍不住发笑:“怎么?难道您还想替许成把他的三年还给他?”


快四十岁了啊我天真善良的老师。全中国奴役学生的老板加起来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您是打算把他们的学生全都伺候过来吗?


“适可而止吧Jission。当初教余三三我没尽力您打我我认。但是对刘雨涛难道我还不够尽心还不够尽力?而且不止是我,您对他付出了多少您自己还能不清楚?黄舒胡文昊这些哪个没有想办法拉他一把?结果他做了什么?他态度上有什么转变?随便说两句就动口吵架动手打人的转变?”


话到这里陈轲回了个头,朝着他老师的方向眼色讳莫如深:“当初您说要收他,我知道拗不过您没有拒绝。您告诉我他论文是买的,我想这种丢脸事也不能全怪他要给他一个机会。然后呢,PPT都要别人教他怎么去做,专业词汇一窍不通翻译文献都需要帮忙,就这种时候都还有闲心玩游戏他对得起国家划拨培养他的经费?A大博导国重主任我们的建规学院副院长居然亲自帮学生翻文献——您真不怕说出去被人笑话?”


“国家划拨经费的目的就是要我们教好学生、只要最后能教成才就不存在对不起!”何景深两手握成了拳头手背上青筋凸露。强忍着没做出什么动静:“我对学生做什么还怕人笑话?他学不到东西出去丢学校的脸才是笑话,他三观不正出去危害社会那才是真的笑话!你就这样把人放走良心能过得去?”


陈轲转身过来,也加重语气道:“良心?您有良心那他有吗?爹妈没给他良心您还能硬给他长一个——行我错了我知道您有这本事,我的良心就是您给的。但是天底下这么多学生、什么学生都去给一个良心您真给得过来?您就不能为自己多想一想?您真的一点都不觉得累吗?”


“累就不去做了?你来学校做老师是为了什么?!”何景深蓦地起身椅子被撞出刺啦声音,他压抑着怒吼声音沉哑如深山巨石。

在他身后的窗外无垠长夜雷云翻飞,狂风肆虐过境暴雨近在咫尺。


陈轲毫不避讳平视过来,就算对老师再多畏怯、就算此刻再怎样不愿意与老师针锋相对,但他内心的不忍和心痛仍在坚定支持着他,他要他的老师明白放弃一个不可救药的学生不是什么灭绝人伦的大错。他要为他的老师的所有付出求一个公平明白的结果求一个应该的尊重和值得,他不能再容留任何人浪费老师宝贵的光阴和岁月。他向着他的老师一字字道:“老师再伟大也只是一个职业,只是一个人!您牺牲这么多精力在一个废物身上到底是想要图个什么?!”


他深吸了一口气,强拉着失控的情绪在老师面前保持冷静,他的眉峰紧紧矗立目光锋轫如刀:“以前我没有资格替您清理门墙但是现在我有!我是您的学生但我更是您的同事、我有义务协助您在工作中做出正确的抉择!负评项目就应该及时止损这是常识中的常识、高等教育不是义务教育他刘雨涛和余三三根本不一样!大学不是担负全部教育责任的战场刘雨涛以后自然有社会去教他怎么做人。A大不怕他一个废物丢脸,您更应该、也更需要去教那些值得您教的学生!”


话音落定的同时窗外电光乍闪,惊雷破天!


办公室里白光为幕,一台台仰起的电脑显示屏犹如旁观的看客一般漠然。何景深风云幻变的脸最后定格深冷的笑,雷声绕梁的余音间他握了握左手的手腕,袖口高高捋起。出口的话语字字清晰:“你确定要来指导我怎样教学生么?陈轲?”


陈轲往后退了半步。那是极其极其危险的征兆。


忽然一道疾影、何景深的掌风往他脸上一扫。


陈轲本能地避开,脸颊仍被划出一道轻微的痕迹。

警惕地看向何景深的左手:“这里是办公室,您真的要对我动手?”


何景深凝视他。一个字:“要。”


陈轲抿了抿嘴,最终他就地站直身子,微微垂下眼眸。


——啪!


剧烈的撞击在耳际炸出嗡鸣,疼痛激得人头皮发紧。陈轲偏了偏脸又很快地回转过来。

这时另一边门扉转动,黄舒走了进来。

与此同时第二记耳光直扇到陈轲脸上——啪!


——————


本故事纯属虚构,文中人物言论不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明日上班,不更:(

评论(633)

热度(2458)

  1. 共2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