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过天微白

老年写手

聿怀 (17)

已经是秋分的时节了。


露台上风刮得很冷,张筠抱着沉甸甸毛茸茸的burger2.0,坐在一天的星空下望向无垠永恒的夜。


月华初升,银河璀璨。


他身后背靠着透明玻璃质地的围栏。没有开灯的露台四周环着许多低矮的草木。从楼底下看上去,他的背影像一只孤独的野狼,静寂地沉没在夜色的深底。


英文系统的苹果手机放在手边的地上。屏幕上方亮着一只绿条。显示有通话在进行中。秦聿和他开着语音,然而谁都没说话。秦聿在那边忙着工作上的事,张筠在这边发呆。


某个时间他张了一下口。似乎想对秦聿说些什么。却最终摇了摇头,放弃了。


他记得很多以前的事,忘不了年少时秦聿骄傲的身影。他知道秦聿的脾气,知道秦聿有着什么样的自负和自尊。


……


月色将快要西斜。


Burger2.0从身上跳下去。轻车熟路地回屋。张筠拿起手机,才发现电话已经挂断。秦聿给他留了一句言,四个字:早点休息。


张筠一笑。翻开他的备用通讯录,在里头找出一个许久没有拨通过的号码。

号码001开头,中间三位646,隶属于美国纽约州某个著名企业的办公室。电话很快便接通,他开口报出自己的名字。


不是张筠,而是他的英文名。一个似乎奇怪的单词组合,一个在过去的四年里震惊世界智能机器人产业、名声远跨千万里重洋,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Bam Grea。


——————


第二天清晨,八点四十分,张筠抵达城北高新技术园区酷网集团的总部。


因为想要确认消息,他没有按照上班流程到二十三楼打卡,而是踏进大厦西侧高层专用的电梯通道,用秦聿给他留下的通行卡直奔四十六楼总部会议厅。


刚走出电梯他就听见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吼叫声,胀耳朵得很!


“你他妈的还不承认自己是智障是吧?!这么重要的技术指标你他妈的连个专利都不去申一个!老子之前是怎么提醒你早点去申专利申专利申专利,他妈的你是不是聋的听不到我说话,啊?”


“辞,辞你mmmp辞,有本事你不要补贴和配股给老子裸辞。老子今天不抽死你丫的——”


会议厅里秦聿和龙冉扭成一团。大步赶来的张筠恰好看见几名总部高层在拉架,一人一句:“秦哥,秦哥快熄火。”“别打了别打了。龙哥你快道个歉啊!”


龙冉又跳又叫:“老子没错老子道什么歉?!他妈的不是这事谁他妈知道技术指标也能扯上侵权?偷东西的没错被偷东西的还有错了吗!!他们抢注我们的专利然后拿我们的专利技术起诉我们,他妈的错的是他们不是老子!老子到底有什么错!”


秦聿发现了远处沉默的张筠。一把子将龙冉撒开。


刚还气急败坏的大总裁忽然一整个都高冷又沉着了,随手扯了扯脖子上乱掉的领带,说:“三千字责任事故报告,今天之内写好给老子拿过来,不然你就等着去下头保安科给老子看大门去。”


龙冉一张脸黑沉沉的,揪下部门负责人的名牌往地上一摔,啪!


“看大门就看大门!老子早就想去看大门了!老子就喜欢看大门老子怕你个屁!”


秦聿压根不理他,往这边两步走到张筠面前:“吃早饭没有?”


“吃了。”张筠回答道。


“陪我再去吃点。”秦聿道。


说完这句他大步往外走去。张筠看一眼龙冉,也跟着走了。


总部大厦三楼的食堂。上午十点以前供应各类早餐和茶点。十五元每人每次自助取餐任吃任点。秦聿端个餐盘拿了五个酱肉大包子,又一杯豆浆俩鸡蛋一碟酸豆角,寻了一个僻静的雅座坐到宽敞的落地窗边。


秦聿一面啃包子一面道:“饿死老子了,昨晚上飞机晚点他妈的从八点等到半夜,飞过来他妈的都早上六点了。落地又是核酸又是登记登你mmmp——”


酱包子浓厚的汁水淌下来。张筠递给他一张纸巾。秦聿擦了嘴又擦桌子,还给张筠一个硕大的包子:“再吃点。一个人吃没意思。”


张筠接过来,绕着边缘啃了小小的两口。端起秦聿的豆浆一口气喝下去半杯。


秦聿把豆浆抢回来一干二净。起身到档口又端两杯热气腾腾的豆浆回来。一杯给张筠一杯给自己,问:“你早饭吃的什么?”


张筠回答:“薯片啊。”你给我买的。


秦聿道:“我就一个白天加两晚上不在家,然后你早饭吃薯片?”


哦。张筠又道:“还有牛轧糖。”


“今天不准吃零食了。”秦聿说。窝恼得很。


张筠算了算日子。今天是九月二十九号。是个单数,该他听秦聿的。


于是点了点头,说:“好。”


秦聿吃第三个包子的时候张筠明知故问:“刚才发生了什么?怎么和龙冉打起来了?”


“没什么。”秦聿回答。


“一些个破事。我们的机器人试用品核心模块被对家拆了,里头有一组架构用的数据指标没有申报专利,对家抢注专利起诉我们。龙冉个蠢逼东西那么重要的东西不做加密不留后门,握草老子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天下蠢共一担他龙冉独占八斗,要是让他来做总裁我酷网迟早改名叫猪网。

艹!”


张筠又问:“那现在呢?你们打算应诉吗?”


“应啊。为什么不应!”秦聿直爽得很。咬牙切齿:“你记不记得当年的Vinus项目。这个Cybe现在的负责人就是当年搞死我们Vinus的对家。一样的手段一样的伎俩他妈的还想再坑老子一次。mmp就算倾家荡产老子也必须要打赢这个官司。”


张筠没有接话。一些久远的伤在心底隐隐生疼。


“不过这回我们是赢定了。艹!今早上老子弄到一个美国佬团队的技术授权。他们的指标做得最早逻辑也最完整,比狗日的Cybe不知道高多少个档次,而且稍微改一改套我们的机器上立马就能用。老子昨晚上担心得要死结果完全是虚惊一场,搞不好还能反诉狗日的Cybe敲诈勒索倒赚一笔——来,陪我喝一杯。”


然而这里并没有酒,只有两杯仍然冒着热气的豆浆。


张筠看向秦聿,透亮的眼眸清澈见底。


他说:“真好。”


与此同时他轻轻举起杯盏,抬手间全是一种自信的气度,仿佛可以吞吐山河。纳尽百川。


——————


下周再见:)

评论(159)

热度(1156)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